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难免会给人造成无视环保规则的印象
发布日期 : 2019-06-18编辑 : admin 浏览次数 :

  “长期非法填埋工业固体废物”,这是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山东博汇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博汇集团”)环保问题的督察评价,而博汇集团是A股上市公司博汇纸业的控股股东。

  事实上,早在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期间,群众就曾数次举报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博汇集团存在非法处置危险废物、污泥随处乱倒等问题。而在此前的“回头看”期间,博汇集团非法填埋各种工业固体废物的违法行为仍未停止,累计填埋包括危险废物在内的各种工业固体废物达数百万吨。

  《中国能源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博汇集团是当地知名企业、桓台县纳税大户。此次被生态环境部因污染环境点名后,博汇集团表示,对于已查明占地2600亩的6个非法填埋点该如何治理的问题,目前仍需等待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院研究所(简称“南环所”)制定治理方案,但可以预见治污投入会是不小的数字。桓台县环保局也表示,在等待南环所的治理方案。

  公开资料显示,博汇集团是集化工、造纸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其所属淄博桓台马桥产业园投产项目有100万吨/年的造纸项目、60万吨/年液碱项目、26万吨/年环氧氯丙烷项目、22.5万吨/年己二酸项目、20万吨/年己内酰胺项目、13万吨/年丙烯腈项目、50万吨/年工程塑料合金项目。此外,博汇集团还有150万吨/年的造纸项目正在建设。

  生态环境部督察组调查数据显示,博汇集团长期以来将污水处理厂污泥、造纸白泥、化工废盐等工业固体废物非法填埋于厂区和租用的农田内,所有非法填埋场地均无任何污染防治措施,填埋量达350万吨之多,且基本无台账记录。

  而有台账资料的记录显示,自2013年以来,博汇集团非法填埋的污水处理厂污泥达73.3万吨,且在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后,仍将20万吨污水处理厂污泥混杂着其他工业固体废物填埋在租用的农田内;同时将重组分卤代烃等危险废物在普通的锅炉中焚烧,对大气环境造成污染。

  对于在第一轮环保督察后博汇集团仍存在污染的问题,博汇集团总经理张振江称其不了解情况,但他透露当时相关岗位负责工作的主要领导,目前已被政府部门采取了强制措施。

  “生态环境部在点名中对博汇集团污染情况的报道,均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张振江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将积极配合政府部门采取措施、严格治理。

  “这几天,我在新闻上看到了有关博汇集团违规排污等问题的报道,‘据说掩埋固体废弃物占地面积有2600亩地’”。桓台当地群众对记者表示,桓台县是产粮区,土地肥沃,小麦、玉米等农作物产量都很高。

  而一位桓台县的出租车司机则表示,博汇集团是桓台的明星企业,也是县纳税大户,当地景区红莲湖公园内有当地纳税企业的排名公示(博汇集团在列),但记者到达后发现司机所说的公示牌已被拆除。“博汇集团纳税额居县里前几名,每年纳税数亿元。”在记者与博汇集团员工交谈时,公司的纳税信息得到了印证。

  在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山东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意见会上,督察组组长吴新雄说,淄博市桓台县存在放任纵容山东博汇集团的违法排污行为,长期以罚代管,虚假上报整改情况。

  据督察组介绍,2017年8月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期间,群众举报称博汇集团下属企业污泥随意倾倒,危险废物处置不规范,严重污染环境。桓台县政府向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反馈称未发现企业有非法填埋、倾倒固体废物等行为,淄博市于2018年7月确认该举报问题已完成整改并销号。

  “当地政府以罚代管,整改销号沦为形式。”督察组介绍,2013年以来,桓台县环境保护部门先后对博汇集团工业固体废物污染问题进行了24次处罚,但只罚未改,整而不治,最终不了了之,致使该企业环境违法行为长期得不到制止。

  桓台县环境监察大队队长赵会君介绍称,近几年来,桓台县环保局对博汇集团进行了24次处罚,其中包含15次涉及一般固体废弃物的处罚,以及9次涉及危险废物的处罚,每次处罚都严格按照规定给企业提出了治理要求,并要求企业按规定整改。

  “不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的规定,环保局只能给予污染企业罚款以及责令其整改的处罚。”桓台县环保局副局长张志国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每次治理后环保局方面都反思,治污既要依法,还需注重时效。

  张志国进一步解释称,工作中环保局依法处罚虽然没错,但还是出现了“罚而不治”的问题,因法律没有明确给出采取强制措施的权限,而环保部门也没能想出其他行之有效的办法。且整改监管上报一般由当地乡镇进行,县环保局时常到现场监察,但如果反映治理的部分没问题,就没问题,而不会再另外检查是否存在其它违规操作。

  至于生态环境部提到淄博市、桓台县政府等部门可能存在隐瞒污染的现象。张志国坦言,主要是受到专业知识的限制,较明显的污染县环保局能查出来,而已经掩埋、隐藏并平整土地的污染便难以发现。

  “之所以长期存在污染,一是污染物不易发现;二是在举报人指认的现场挖掘时,时常挖不到污染物,而实际上可能距污染物只有几米远却没有发现。”张志国无奈地说。

  赵会君补充表示,目前对固体废弃物处罚所依据的专项法律仍是2005年颁布的版本,法律赋予的权力是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处于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为强化处罚力度罚款金额基本每次都申请为顶格处罚。但如果处罚措施没有法律依据,企业便会状告环保部门。

  《中国能源报》记者注意到,博汇集团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博汇纸业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去年营收83.39亿元,同比下降6.87%;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6亿元,同比下降70.11%;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5.05%,基本每股收益0.1915元。公司拟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17元(含税)。

  其中,2018年第四季度,博汇纸业营收为19.27亿元,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变成了净亏损,且亏损金额为2.54亿元,环比第三季度下滑359.2%。

  “影响业绩的主要因素是中美贸易摩擦,博汇纸业的产品出口比例较多。”张振江表示,目前博汇纸业的纸主要分三类,极速时时彩官网一类是文化用纸,主供学生族;第二类是白色包装纸,只要用于产品的高档包装;第三类是黑色纸,主要用于电气产品等纸箱包装。在这三类产品中,只有主要用于制作教材的文化用纸不受影响,其它两类纸的市场均受出口影响。

  而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博汇纸业营收为21.7亿元,同比上升26.42%;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2亿元,同比下降40.3%。另外,记者还注意到今年一季度,博汇纸业研发投入增加78.08%,但污染治理费用却减少了。张振江指出,因为生产中遇到技术障碍,很多设备停工;同时环保督察中发现的问题也及时停工配合治理,所以相应的治污成本看起来减少了。

  事实上,博汇纸业和博汇集团目前急需面对的是,如何处理2600亩固废掩埋地块的生态恢复问题。据张志国介绍,目前桓台县环保局、企业与南环所合作,由南环所对所涉及的地块进行取样、场调,然后出具场调评估股方案、生态修复方案和治理方案。方案出来后,桓台县环保局会严格按照南环所专家的意见,督促企业和政府部门配合执行。

  张振江亦表示,污染事件该怎样定义,需要专业机构用科学方法来评定,对于事件的后续处理,集团还在等南环所的解决方案,届时公司会积极对已发现的污染区域进行治理。

  针对受污染地块在治理方案出具后,将可能会投入多少资金进行治理的问题上,张振江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污染治理是无条件必须要完成的,不仅仅是博汇纸业,也是整个博汇集团的事,公司会全力治理。但具体将投入多少资金,以及投入会不会影响到上市公司业绩,目前还不清楚。

  “我个人认为,如果经济形势变好,新旧动能完成转化,老动能淘汰、新设备投产,博汇纸业的产品质量上升、人工成本下降,收益率将提高,这块收益来弥补损失是可以实现的。”张振江补充说。

  无论如何,博汇集团作为博汇纸业的控股股东,作为一家公众企业存在长期污染环境的行为,难免会给人造成无视环保规则的印象,进而也会影响企业社会责任的落实。

  “‘无视环保规则’这个词我不能接受”,张振江直言,我是个普通老百姓,但我知道做企业要依法依规。

  实际上,博汇纸业在2018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提到了很多项环保相关的口号和原则,但在对比2018年环保督察组发现的问题后,会发现报告中的美好承诺与实际的污染情况大相径庭。对此张振江称,具体情况应依据环保督察组的权威调查结果来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