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COMPANY NEWS
小镇提出将产业主要定位由工业变为“以(旅)
发布日期 : 2018-10-10编辑 : admin 浏览次数 :

  内江白马镇围绕发展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现代物流建设高新园区,成为产城相融特色镇

  广安街子镇主动对接重庆产业退二进三,大力发展汽摩装备制造、节能环保等产业

  在全国造纸业产能过剩、周边乡镇纷纷转行发展机械制造业时,青神县西龙镇却做出“中国本色生活用纸第一品牌”;在造纸业蒸蒸日上时,西龙镇又提出转型发展,打造旅游小镇。

  两次“另类”选择,取得的成绩实实在在。去年该镇工业总产值逾12亿元,同比增长逾18%。

  位于河西的西龙纸厂建于1979年。居民简建忠说,当时是镇上第一个大集体办厂,也是周边最大的厂。曾非常热闹,成天是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到上世纪90年代,西龙纸厂贡献了青神县三分之一以上的税收。作为老员工,简建忠当时月薪1400元,是外出务工同乡的3倍。

  2000年后,火热的场面突然降温。国家相关部门强力清理造纸业落后产能,关停环保设备不达标、年产能不足的小企业,西龙纸厂亦在停业整顿之列。青神县相关负责人记得,当时要让环保、年产能达标,需投入1亿元以上技改费用,而此时纸厂已负债3000万元;没了主要税收来源,小镇亦随之困顿,病急乱投医请来一企业家接手,却因实力、技术原因失败。

  就在同一时间,小镇所在的青神县,机械制造业发展正如火如荼。周边乡镇上,一个个机械零部件制造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以强劲势头迅速从五六家升至超过100家,青神县跻身“全国机械产业集群百强县”。西龙镇镇长郭良才说:“造纸厂成了烫手的山芋,当时很多人建议,把造纸厂处理了,抓住机会腾出地来给机械厂。”

  是守着饱受过剩产能、环境污染问题困扰的“夕阳产业”,还是投身前景看好的朝阳产业?西龙镇的答案,让周边乡镇惊讶不已——不仅坚持造纸业,还尝试做大做强。

  郭良才认为,困难是暂时的。更重要的是,“镇上在造纸业方面有人员和技术基础,也有一定品牌知名度。”在他看来,“随大流”做机械制造业,是舍本逐末、扬“短”避“长”。

  困境中的西龙镇,提高遴选合作企业的“门槛”:要接手西龙纸厂,必须是有经济、技术实力的行业大佬。2005年,经过多轮谈判,在造纸毛毯领域领先的成都环龙集团收购西龙纸厂,并对其进行环保设备、产量等技术改造。

  随后10年间,西龙纸厂重组更名后的四川环龙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依然走得跌跌撞撞。副董事长帅云洪介绍,从2005年到2011年,环龙新材料边生产边技改,尝试提高技术以生产高附加值产品;2011年后,干脆彻底停产技改,探索整体转型生产以竹子为原料的本色竹浆纸。

  小镇给了造纸业最大的包容。10年间,因未满负荷生产,企业缴纳税收比过去西龙纸厂时代少三分之二以上,就业人数减少一半,但西龙镇从未因此下过“逐客令”。“技改方向始终是正确的,只是需要镇上和企业的耐心。”郭良才说。

  2014年,技改工作开花结果。环龙新材料和清华大学等高校合作,终于突破生物质竹纤维精炼等关键技术,实现本色竹浆纸规模化生产。和传统产品相比,这种淡黄色的纸张抑菌且未经漂白,一经推出即受到市场热捧。5月16日,记者看到,3辆载重10吨的大货车直接堵在工厂门口。“从生产线出来就运走,一天至少运10车。”帅云洪介绍,产品已覆盖全国主要一二线亿元。国际一评级机构在市场调研中将其列为“中国本色生活用纸第一品牌”。

  接下来,引入产业链上下游、扩大造纸业产业园……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西龙镇的选择又一次出人意料,2014年,小镇提出将产业主要定位由工业变为“以(旅)游为主统筹城乡”,打造旅游小镇。

  对这个决定,小镇内部并非没有争论,但最终还是达成一致。理由是,在场镇以西不远,刚建成的成绵乐高铁青神车站依旧簇新,不久后成乐高速公路也计划在附近设出口,这意味着成都、乐山等地居民1小时内即可到达镇上。“我们有茶园、红色西山革命老区等旅游资源,完全可抓住交通带来的人流机遇,发展都市近郊游。”目前种植上千亩茶叶的农旅结合景点“茶语原乡”初具规模。

  至于造纸业,小镇没放弃,但也没“纵容”发展。“发展造纸业,镇上环境承载力和资源始终有限。”郭良才透露,将保持上游纸浆制造规模,而在产业链下游——如尿不湿、食品级餐盒等产品运用领域寻求新增长点。为此小镇规划西龙纸业“园中园”项目,即在现有1000亩造纸园区范围内,由小镇协同环龙新材料招引配套企业入驻。